独步天下,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

【质辛x黑色十九】神(chi)烦(han)三十题【part 1】

※CP:质辛x黑色十九

※现代背景

※通篇亲亲抱抱举高高

※最后一题突然交代人设

※话可以乱说,东西不可以乱吃

※part 1:1~5


1、偷袭

质辛屏住呼吸,轻步走近黑色十九,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左肩。

黑色十九随即望向左边,却空无一人,疑惑,继而往后转去,欲找到一个身影。

“这边。”

黑色十九闻声回过头来往右看去,目光对上一副得意洋洋的笑脸。

“无聊。”

隔日,黑色十九左肩上又被点了一点。这次他不会再上当了,你以为同样的把戏还会凑效吗!黑色十九自信满满地扭头转向右边,这次势要叫他惊讶!不料一瞬僵直。

他居然被吻住了!

质辛把脸凑得极近,屏息静气,犹如一头蛰伏在草丛里等待狩猎时机的狮子,然后瞬间擒住了黑色十九的双唇。

黑色十九完全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二人的鼻息交汇,四唇紧贴,黑色十九顿时面红耳赤,感觉这个吻若是再延长一秒,便要被眼前一双魅眼连魂带魄一同勾了去。黑色十九又羞又恼,他用力把人推开,往后踉跄了一步,抬起手背抹了下嘴。

“……无聊!”

转身离去,把捧腹大笑的质辛留在原地。


2、手指

饭后,黑色十九坐在沙发里看球赛直播。

质辛凑过来,似乎对电视里的球赛没什么兴趣,抓起了黑色十九的一只手玩了起来。他抚摸他的手背,揉着他的掌心,又把手指捏在手里搓,最后与他十指相扣。

“十九,你的手真好看。”

才不是的。这成天摆弄花草的手怎么会好看?除了时不时被枝枝叶叶划伤,翻泥弄土的时候指甲缝里还总免不了会藏了一些。这粗糙的双手与常人眼中的好看实在是相去甚远。

“你的才叫好看,我的不入眼。”

学琴之人,手指多是修长的,再加上保养得当,白嫩得叫人误会是哪个美女的玉手。

“我说好看就是好看。”

十指依然扣着。质辛把那手拉近自己,合上眼,亲了下去,轻柔的吻落在了指尖上。黑色十九微微一颤,要把手收回来,谁知甫一脱手,便又被抓了回去。质辛抓住那只手,从手背,到手指,再到手心,吻了又吻,吐息穿过指间。黑色十九觉得面上一热。

“你玩够了吗,我还要看球赛。”

质辛不依,拉扯着不让半分。

“你看你的。”

质辛半眯着眼,一下一下地舔着他手指上那些淡淡的的疤痕,继而咬住了那根手指,力度不重,却刚好能够留下一排浅浅的牙齿印,覆盖了那些旧伤。虽然这不是质辛第一次这样玩自己的手,但总能让黑色十九感到头皮发麻,全身起鸡皮疙瘩。这样子他根本无法专心看球赛,他只好默默地盯着那个人自我陶醉的样子,祈求他快点结束这暧昧到极点的游戏。

质辛把他的食指含到嘴里,吮吸了几口,吐出来时又自下而上从指肚到指腹用舌尖挑逗了一遍,最后在指尖轻轻一吻,眼神迷离地望向黑色十九。

“有鸡腿的味道。”

一个抱枕突然重重地砸到了质辛的脸上。


3、头发

半夜,质辛不知怎的醒了。身边的人仍在熟睡。那样子平静得叫人心安。

质辛慢慢地凑过去,想去偷一个吻。他的动作极缓,怕把人弄醒,却在近得听得见呼吸的地方停住了,犹豫了片刻,罢了,不好扰人清梦。忽然,他注意到那一袭蜿蜒在黑色十九身边的长发。他捞起一撮,凑到嘴唇边,厮磨了一阵,叼住了,脑海里闪过一个灵光……

清晨,黑色十九是最先醒来的。他支起身子,头发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拽住,一下吃痛,他立即回过头来看个究竟,差点气成一只河豚。

可能是因为刚刚的一下动静,质辛也醒来了,睁开朦胧的睡眼,朝黑色十九望过去,表情温柔又甜腻。

“早安,吾妻。”

黑色十九顿时语塞。他抓起横在两人中间的一条黑白相间麻花辫,往质辛眼前晃了晃。

“你无不无聊?”

“我教你如何驱赶这世间一切无聊。”

“……”

因为从耳朵往下半边的头发都被编在了一起,黑色十九只好侧躺着去解那三千烦恼丝。两个人的加起来就是六千了。黑色十九内心叹着气,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无聊,结发夫妻这种把戏简直是老掉了牙。

“不准解。”

“不解怎么起床?再说,即使不这样做,我也早已经是你的唔……”

突然间,所有的“不满”都被堵回了嘴里。两个人开始了一个长长的早安吻……


4、无法遏制的思念

质辛去外地出差一个月。

出发前,黑色十九跟他约法三章——每天只准给他发一次信息;没有天塌的要紧事不准给他打电话;不准接触流浪猫。

为什么会这样?质辛有个怪毛病,只要同黑色十九分开一段时间,便会开始发作,每天给对方发十几二十条没有任何意义的信息,诸如“出太阳了”、“路边的井盖坏了”、“工作餐有鸡腿”等等。黑色十九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在专心工作。

而在这些电波信息里面,偶尔还会有些流浪猫的照片。那些躺着乖乖任摸任拍的还好,有些不配合的会把他挠伤,还有一次为了追拍一只猫,质辛甚至翻进了别人的院子。黑色十九带他去打狂犬疫苗都不只一两次了,担心还是其次,背后那些小护士情迷意乱的尖叫声实在叫他心烦。

至于电话,质辛打过来,通常只有一句话“让我听听你的声音”,随即被挂断。

于是约法三章,黑色十九度过了相对平静安稳的五天。因为他还是会接到质辛的“骚扰”电话。按照质辛的说法,听不到他的声音就是比天塌还要紧的事。虽然循例挂断,可总会感到缺了点什么。五天以来,他每天只收到一条信息,每条都是“晚安”。黑色十九不禁有些失落。他看着聊天记录上孤苦伶仃的一句问候语,按下了一句“算我败给你了,你还是给我发点什么吧”,犹豫片刻,最终按了发送。

--真的可以吗?

--可以

随即电波文字铺天盖地而来,或长或短,屏幕不停滚动,来不及细看其中的内容,好像还滚过几张猫片。黑色十九皱着眉,似乎还有些头疼,大概是青筋已经爆出来的缘故,他愤然拨通了质辛的电话。

“你……!”

“我很想你。”

“……”

“……我很想你,十九,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无论多么想你都无法填补你不在的空虚,没有你天都要塌下来……”

“够了!我已经知道了!……我……我也,很想你……”

电话的另一头突然没了动静。

“……质辛?不舒服吗?”

“……没,我很好。”

“嗯,那就好,话说回来,你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了?”

“永远爱你。”

黑色十九觉得有时候跟他说话真的很累。他不得不揉了揉眉心。

“……说好的约法三章,你又去逗猫了?”

“那些不是流浪猫,是猫咖啡馆里的,很干净,也很乖,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

黑色十九松了一口气,算是放下了一颗心头大石。那晚他们聊了许多事情,从陌生城市的人文风情,到家里的大小事,约法三章除了一条不可以逗野猫之外全部作废了。直到半夜,该说晚安的时刻,两个人却沉默了。是质辛最先打破了沉默。

“十九,今晚满月。”

黑色十九望向窗外,晴空万里,繁星点点,恰好是最佳的观星时节。黑色十九苦笑,内心却是甜得掉蜜。大概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看得见的月光。

“是啊,月色真美。晚安……”闭上眼,嘴唇轻轻地贴近了手机话筒的位置。也只有在四下无人的时候,他才敢做这样的事。

“嗯,晚安。”质辛轻吻着手机屏幕下端,慢慢地合上了眼。


4.5、(上题后续)

质辛出差回来后的某天。

两个人在沙发里坐着,质辛一手绕过黑色十九的肩膀,手指捋着他的银发,又把头埋在他的颈窝,轻轻地嗅着,嘴唇时不时蹭到颈部的皮肤。

黑色十九清了清嗓子,问他:“你那么喜欢猫,为什么不养一只?”

质辛抬起头,一手扣着黑色十九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

“我养一个你已经很满足。”

当他正要顺势亲下去的时候,黑色十九冷冷地打断了他:“合着我在你眼里是一只猫咯?”

质辛笑笑:“你还挺像的。”

“那这些年你在外面逗猫算不算是嫖?”

质辛一下子愣住了。天地良心,他的精神和肉体都是清白的!他嫖过什么了?猫吗?

“你在瞎说些什么,我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黑色十九看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噗嗤地笑了,把他扣住自己下巴手抓过来,放到自己的胸口。

“傻瓜,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不反对你养一只。”

“哦?这么说……我还能纳妾了?”

一个抱枕突然重重地砸到了质辛的脸上。


5、跟踪

质辛偷偷地在黑色十九的手机里安装了追踪器。虽然黑色十九的生活其实极其规律,每天都是家——花场——花店的三点一线,可质辛就是喜欢时刻关注着他的哥哥兼恋人的行踪。谁叫他上次拐进了一个特别偏僻的花场,高价进了一批根本养不活的花,惨亏,好在那个叫血傀师的主犯最终被关进了大牢。作为经营者,质辛认为他太不成熟了。质辛曾经多次邀请他来自己的公司帮忙,都被他拒绝了,他更喜欢经营自己的一点小兴趣。所以质辛觉得追踪器也是有必要的,毕竟奇花八部那边的花场,水也很深。尤其是那个叫步香尘的,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她看着黑色十九的眼神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这天,质辛放下手中的业绩报告,一如往常打开手机,想要看看他的十九是在店里还是在进货的路上,当他正要抿一口咖啡的时候,倏地皱紧了眉头。定位显示他的人正在市内一个龙蛇混杂的片区,那里三教九流明争暗斗,一般人是绝对不会接近那里的。他那善良又乖巧的十九怎么会在那种地方?他就是要去进货,那里的花街柳巷也不会有他想要的花啊?等等,他是嫌弃他了吗?还是小日子波澜不惊想去找点新鲜刺激了?思前想后都不对,黑色十九对他的忠诚,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是无可置疑的,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不是又被骗了就是被劫持了,十九有危险!想到这,质辛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立即起身夺门而出。后来秘书闍魇那迦回忆当时的情景,表示从没见过如此慌乱的总经理。

质辛驾车一路狂奔,也不管冲了多少红灯,原本30分钟的路程,硬是飙到10分钟就到达。他在追踪器信号源的附近下了车,又打了一遍黑色十九的电话,仍然是关机,再确认了一下信号源,还在移动,而且这速度跟平常走路差不多,追得上。

“十九……”

质辛内心焦急万分,急速的脚步穿过一条又一条横街窄巷,所经之处,无论男女老少都向他投来了狐疑的目光,交头接耳地议论着这个不速之客,他那一身光鲜笔挺的西装与这个陈旧腐败的城中村实在是格格不入。质辛潜心追逐着那个信号源,耳边只有自己急促的呼吸声,眼里只有一个仍未捕捉到的身影。

“十九……十九……你到底在哪……”

当他正要拐进一条捷径的时候,不料迎面撞上了来人。

“哟,帅哥,这么赶去哪呀?不如上我那……诶诶?撞到人了你都不道个歉呐!喂!……”

质辛的脚步没有因为那个庸脂俗粉停留过一秒,他一路前进,却开始遭遇了不少阻力——那些在路边招揽生意的流莺,一个比一个花枝招展,油头粉面,挡住了他的去路。质辛正要冲破这群不入眼的牛鬼蛇神的障碍,却被人从后抓住了手臂,他扭头看过去,不过是其中一个揽客的女孩,他怒了,即便是隔着衣服,这样的身体接触也使他感到恶心。然而,当他准备采取下一步的动作的时候,却瞥见后面慢慢地走来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两只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纹身昭示着他的身份。看来质辛一连串“不正常”的行为已经惊动了地头蛇。此时不宜再节外生枝,他把心一横,抓起那个拉着他的女孩的手腕,便快速离开。果然,那个男人没有再继续跟来了,连路边的那些流莺也散开了。

“诶!老板!我屋在那头呢!……老板?老板!”

“闭嘴!”质辛怒吼。

女孩一下子愣住了。眼前的这个人怪怪的,他真的是嫖客吗?质辛察觉到女孩脸上疑惑的神色,心想不妙,如果没有挡箭牌便不好通过这一带了。“……我们换个地方。”同时摆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商业微笑。女孩呆呆地点了点头。

随后质辛再次确认了位置,他与那个信号源中间只相隔一排屋子,到下一个路口就能碰见。差不多是时候甩掉手边这个包袱了。他冷冷地抛下一句:“你可以走了。”松开抓住人的手,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脚步。女孩自然是不肯罢休的,小跑几步追了上去,又伸出手去抓他:“喂!你什么意思?光拉着人游花园什么也不干!真是奇了怪……!?”她的嘴巴突然被一只手捂住,人也被摁到墙上,背脊撞上墙壁的一瞬疼得她差点就要掉眼泪,等回过神来,眼前是一双冷冽得让人浑身发抖的眼睛。质辛最讨厌无谓的纠缠。他逼近那个女孩,一手死死地按着她的嘴,一手掏出一叠现金塞到女孩颤抖的手里,压抑着怒火,用极低的声线警告面前的多事者:“安静地离开,不许多管闲事,不许向任何人提起我。”语气冷得像一把带着极地寒气的刀。女孩尽管动弹不得,还是拼命地点了头,她觉得这一瞬间便是人生之中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刻了。

质辛摆脱掉纠缠之后,疾步来到了即将碰面的地点。然而照面一瞬,却不见那个望眼欲穿的身影,只有一个面容猥琐的痞子。两人对视了一阵,痞子撒腿就逃,质辛怎会放过他!一个成天游手好闲的流氓地痞怎么可能跑得赢一个自学生时代以来便称霸各个项目的体育尖子、健身达人?结果,不出百米,质辛便把人撂倒了,随后便是一顿拳脚逼供。忙活了大半天,原来只是一个小偷。好在只是一个小偷,质辛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回收了黑色十九的手机,只可惜因为刚才的打斗,手机摔在地上,屏幕都碎裂了。算了,回头再给他买一个吧,只要十九平安,其他什么都无所谓。如果十九只是丢了手机,那么现在他应该已经回到家了。质辛想着,把手机装进了口袋,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到了两个人的家里,质辛紧紧地抱住了黑色十九,宛如一只惊吓过度的小动物,在求安慰。黑色十九轻抚着他的背,如他所愿地安慰道:“抱歉,联系不上我让你很担心吧?”质辛紧了紧环抱着人的双手:“只要你平安……对了,手机,明天去新买一个吧。”

“不用了,”黑色十九示意他放开自己,“我已经报警了,你忘了我的是iPhone,能找回来的。”

质辛慢慢松开怀里的人,觉得有点不妙,“重新买一个也不花很多钱……”

黑色十九抬头盯着质辛那张英俊秀气的脸,即使泰山崩于前也一定是一如既往的英俊秀气。

“不,我还想抓住那个小偷……”黑色十九的语气渐渐冷了下来。

“然后,我想跟你说个事……”

质辛终于想起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你今天喷的这个香水……”

他的哥哥兼恋人,从小便有一个天赋,就是天生对香味特别敏感……

“……我很讨厌。”

质辛感觉自己此时面对的是一座冰山……

……

…………

………………

“哼!”

“不!十九!你听我解释!!!”


※待续

希望我有生之年可以写完

假装是给质辛的生日贺文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樱无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