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天下,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

【光切】两个鬼切(上)

※CP:源赖光x鬼切

※算是一版剧情的魔改

※指路:(中)


1、

最近山上好不热闹。

从妖怪的巢穴里传出的厮杀声与哭嚎声乘着妖风穿过幽深的树海,惨绝恐怖的声音回荡于山谷之间。

“爷爷,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一定是京都的武士和阴阳师们来这里讨伐妖怪了,快点睡吧,与我们无关。”

“哦……”

少年辗转难眠,等听到了爷爷的呼噜声,便立即轻手轻脚地溜出了家门。凄厉的叫声此起彼伏,少年加紧了脚步,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急急奔去。

两爷孙住在山上,平时出门拾柴打猎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避开妖怪出没的地带,绕过妖怪常用的通道,更别说接近他们的巢穴了。而今天,少年偏向着妖怪的巢穴奔去,为的只是一见那些传说中的武士与阴阳师。爷爷每次讲起京都的武士或者阴阳师的事迹时,少年都会聚精会神地听,生怕听漏一个字,这些降魔伏妖、守护一方净土的强大的人们,正是少年最纯真的憧憬。

今夜的妖怪巢穴之外,聚集了数十人,他们举着火把,明明是新月的黑夜,却亮如白昼。躲在大石之后的少年看傻眼了,第一次见识如此大的排场,粗气都不敢喘一下,他努力地回忆着爷爷的描述,勉勉强强地辨认出哪些是武士,哪些是阴阳师,然而一个个都身姿矫健,步态沉雄,比爷爷描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忽然,从妖怪的洞穴中走出一名年轻的武士,身旁跟随着四名护卫,一看便知道是地位显赫之人。年轻武士身着白衣,与周围身穿绀色甲胄的武士们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熊熊的火光下,格外耀眼。少年的目光被那个仿佛发着光的白色身影吸引了过去,他注意到年轻武士穿的甲胄上的纹样,是龙胆花,他记得爷爷说过,龙胆花是京都源氏一族的家纹。今夜的讨伐,源氏大获全胜。

少年回到家时,天色已经发白,爷爷站在家门口,一见到回来的人便怒气腾腾地训斥了起来。少年低着头,爷爷训斥的话语却一句都没听进去,脑海里尽是火光照耀下的那一抹白色的身影,高洁而强大。

少年忽而抬起头,双眼直视着面前的老人,眼神里面尽是不可动摇的坚定:“爷爷,我想去京都,我想追随源氏一族。”

爷爷霎时惊愕得说不出话来,愣了半晌最后怒吼了一句:“我们只是普通百姓!百姓就该做好自己的本分!种地、打猎,不许再想多余的事情!”

是的,出身没有办法改变,不过少年并没有放弃,因为他知道,这山谷里的妖怪巢穴不只一处,他还有机会。

 

2、

半月之后,山谷中再次回荡起杀伐的声音。少年瞄了一眼正在打瞌睡的爷爷,便再一次轻手轻脚地跑了出去。看来这次的妖怪有点棘手,当少年赶到的时候,厮杀还没有结束。妖怪们嘶吼着举起血红的利爪袭来,武士们以太刀抵挡并施以反击,一旁阴阳师们在念诵着咒文,血肉横飞的场面宛如修罗地狱。少年颤巍巍地躲在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屏息静气地观察着战况,目光扫视,渴望在混乱的战场中能够找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也许是过于专注,少年并未察觉到已然近身的危险——一只面目狰狞的妖怪高举起恶爪,却在正要盖头砍下的瞬间被劈成了两半,腥红的血液喷溅,少年被染了满身血红,还未及反应,一道白色的身影转身又将一只袭向身后的妖怪拦腰斩断。

少年直直地注视着眼前的白色身影,冷酷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白色的长衣上不着一丝血迹,他手握长刀微微一甩,刃上沾染的鬼血便尽数落于大地,闪耀着冷白光芒的刀身旋即回鞘,他看向早已跪倒在地的少年,面容宛若止水并未显露出一丝的表情,银发上落满的月光恰似一层净白的霜雪,然而前额的头发却有一抹是血红色的,与眼瞳是一样的颜色,目光深处透着不可侵犯的威严,彷如降临人间的神明。

“赖光大人!您没事吧?”两三个武士从后面赶了过来。

“去追捕逃脱的余孽,一只都不可以放过。”年轻的武士冷冷地发出了指令,语气中听不出一点情绪,再转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当少年反应过来的时候,源氏的人马都准备凯旋了。他用力锤了一下愣得发硬的大腿,奋力地站起来,屁颠屁颠地总算是追上了源氏的队列。他冲过去便拦在了源赖光的马前,扑通地一跪,头磕在地上。

“赖光大人!请让我追随您!”声嘶力竭的请求。

周围的武士们自是一阵骚动,拔刀便要砍向这无礼的少年。

“住手。”源赖光一边安抚着被惊吓到不住鸣叫的坐骑,一边示意护卫们收起武器,“抬起头来吧。”

少年立即遵令,仰视着马上之人,热切的目光里面满溢着掩不住的喜悦与希冀。

“为什么想追随我。”

“小人之命是赖光大人所救,请让小人成为您的利刃,为您斩尽天下恶鬼,一报救命之恩!”语毕,头又磕在了地上,用力得几乎要磕出血来。

源赖光眼中少有地闪过一丝波动,他命令少年起来,并从腰间抽出了佩刀,将它丢给了少年。

“拿去,好好磨练自己,等你变强了,再来追随我。”源赖光命令队列再次前进,护卫的武士便把不停地说着感恩话语的少年赶出了队列。

少年目送源氏的兵马下山,即便所有人都已经无影无踪,也久久不肯离去。他怀抱着源赖光赐予他的宝刀,尽管是杀戮之后,那刀鞘都还是蹭亮蹭亮的,与他满身血迹斑斑狼狈不堪的样子实在是格格不入。他紧了紧怀里的刀,下定了决心。

 

3、

每一次源氏的兵马进山讨伐妖怪,少年都会追赶过去,而源赖光总会命人把几只落跑的小妖驱赶到少年那边去,少年也没有让未来的主公失望,总是尽数斩杀。然而,该说是天意吧,少年注定无法唤源赖光一声主公。

“啊哈哈哈哈哈!放弃吧愚蠢的人类!你看你都被我伤成这个样子了,就乖乖地让我吃掉吧,我让你得到永生,哈哈哈哈哈!”恶鬼挥舞着沾满鲜血的利爪,再次向少年袭去。

少年不甘,身上的爪痕在不住地滴血,他咬着牙,看准恶鬼袭来的瞬间,一刀劈去,正好在恶鬼的胸膛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刀伤。恶鬼惨叫一声连退数步,捂着伤口,表情很是痛苦。

“你!对我做了什么!”

恶鬼紧紧地捂着胸口,有黑气从指间冒出,而原本鲜红的鬼血,也渐渐化成漆黑的脓液流下。少年勉力支撑着重伤的身体,举刀指向眼前的恶鬼。

“这是源氏的宝刀,赖光大人赐予我的斩鬼神器!”

“可恶的源氏!可恶的源赖光!等我把你解决了就去杀掉他!”

“你休想!”

金属与利爪碰击的声音再次响起。为了保护源赖光,尽管意识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开始模糊,少年还是奋力挥动宝刀猛攻眼前的恶鬼。而恶鬼因着胸口那蚀骨锥心的痛楚,也越战越狂。混战之中,少年的刀再次划过恶鬼的胸膛,新的伤口与之前的那一刀正好成了一个交叉。恶鬼惨叫着倒地,刀上的咒术就像剧毒,蔓延全身,让他动弹不得,还不断地蚕食着他的生命力。

“可恨的人类……我要……杀掉你们……吃掉……等我变强了,回到大江山……挑战咳咳……”

少年拄着刀,看了一眼那咳出黑血的恶鬼,便也因体力耗尽倒伏在地上。插在地上的源氏宝刀,刀身上蜿蜒着红的和黑的液体,逐渐融进了泥土,像在昭示着两个生命即将消逝一样。少年不甘心,他还没有报答源赖光的恩情,他不愿意就此死去。恶鬼吞食人类能够增强自身力量,也许他可以赌一把。

“喂……你和我……都就快死了,如果……我让你活下来……你要……和我做个交易吗……”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遗言咳……咳……你是连脑子都被我打坏了吗!”

“……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条命……给你……”

“什么条件快说!咳……”

“你……代替我……去到源赖光……大人的身边……去成为他的……他的刀……保护他……”

“哈哈……简直荒唐……但……只要能够活下来,咳咳……我答应你!”

“呵……我能相信一只……恶鬼吗……”

“我们妖怪与你们背信弃义的人类不一样,答应了的事……就一定能够做到……”

“好……”

交易成立。少年使尽全身的力气,慢慢地向恶鬼爬去,身下竟拖出了一道骇人的血路。他用最后的力量,把手臂搭到了恶鬼的嘴边。

“……从今往后,你便是源氏的利刃……源赖光大人的……鬼……切……”

黑暗之中,插在地上的源氏宝刀,刀身上蜿蜒的血迹已经不见,寒光乍现。二人身下的血也已渗入泥土,无从分辨颜色,只是就着那冷冷的月光,能够看出二人的身下,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阵,那形状恰似源氏一族的家纹。


评论
热度 ( 28 )

© 樱无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