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天下,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

【缎氏家常】误会

※家常无CP(也许)

※前方假车,注意避让


魅——魅生;缎——缎君衡;质——质辛;黑——黑色十九


1、修罗鬼阙后花园内

魅:大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缎:等了半个月,今天终于又能吃上鸡腿了!

魅:禀大人,今天没有鸡腿。

缎:为什么!不是逢初一十五吃鸡腿吗!?之前说好了的!

魅:因为大人的体重一直不降反增,所以两位少爷把初一十五的鸡腿也取消了。

缎:什么!为何我身边全是你们这种奇葩,连一个月两顿的鸡腿也不让吃,还有没有人性了,不行,我要去找那两个不孝子理论,他们人呢?

魅:回禀大人,两位少爷在西边的房间里。


2、房门前

(哼!两个不肖子,不陪我下棋就算了,还呆在房间里大半天鬼鬼祟祟的,等下看我如何收拾你们……嗯?)

黑:嗯……太硬了……

质:是啊,插不进去,你说,该怎么办?

黑:弄湿一点就好。

(这是在做什么?)

质:……这样?

黑:对……再多一点……嗯,可以了。

质:吾来验证一下。

黑:等……你别用手指乱戳啊?

质:无妨,反正等下还要插更粗的……

(等等……这什么情况???)

黑:啊啊,不是那里!

质:怎么,不应该插这一个洞吗?

黑:……你等等!慢一点!

质:吾已经够克制了。十九,魔的耐性是有限的。

黑:哼,乱来也要有个限度,拔掉!

质:吾不准!

黑:嗯啊!

质:十九!如何?让吾一观……还好,没有出血……对不住。

黑:我没事,你无需在意,继续吧。

质:嗯。那你扶好,吾要用力了。

(……年轻人真是激烈……啊不对!吾儿……居然……为父连媳妇茶都还没喝上啊啊啊不对!无论吾儿是什么性取向,喜欢什么人,我都永远支持他们!)

……

质:十九,想不到你竟然会如此技巧。

黑:嗯,在神花郡学的。

(神花郡……什么技巧着实让人好奇……啊不对!没想到这台面上的名门正派,背地里竟然在做见不得光的勾当!)

质:父亲?

缎:!!!

质:你站在外面许久了,不如先进来,与我们一同……

缎:不用!打扰了!你们继续!!(现在的年轻人的想法为何如此激烈!!!)

质:……父亲为何走这么快。

黑:父亲有什么事吗?

质:不知,料是魅生已经备好晚餐。

黑:那我们收拾一下就动身吧。先把剪枝剪刀还我。


3、餐桌上

质:【为何父亲今天一直沉默不语】

黑:【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魅:【可能是因为少爷们撤掉了大人每月唯二的鸡腿,所以不高兴了】

质:【魅生,你的心语传声用得越来越熟练了】

魅:【多谢少爷夸奖】

缎:十九,质辛。为父有话要对你们说。

黑:何事?

质:吾在听。

缎:为父此生只愿你们平安顺遂、幸福快乐,坦白说,为父并非从没贪想过要喝一杯媳妇茶,倘若前路你们两人能够相亲相爱、互相扶持,便也足够了,为父不喝这杯媳妇茶也罢,今后无论遭遇多少风雨,只要为父尚有一口气,都会竭尽所能为你们遮挡。

黑:【这……是催婚吗?】

质:【十九,交你了】

黑:【别说得好似不关你事一样】

质:【吾已经有两个可爱的儿子】

黑:【你儿子需要一个母亲】

质:【他们已经长大,不需要】

魅:【看来魅生很快便要多伺候两位少夫人了】

黑、质:【不存在!】

质:父亲,你想喝媳妇茶,简单,依吾之见,鬼师缉氏有一长女待字闺中,与灵狩缎氏乃门当户对,况且父亲与鬼师素有交情,大可直接上门提亲,叫鬼师把长女许配给十九。

缎:呃,为父不是……

黑:质辛你!我看鬼掌与魔皇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质:长幼有序,长兄未娶,小弟不敢僭越。

黑:你这个时候倒是争着认小弟了。传说蜃市鬼掌母夜叉,配你这个辣手摧花的魔皇,刚刚好。

质:你什么意思!

黑: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连一根竹子都插不好。

质:胡说!若不是因为那花泥太硬,还有那跛脚的托盘……

缎:咦?

魅:这就奇怪了,魅生明明是挑了最好的花泥与托盘,为何……

黑:会不会是被人掉包了?

质:不无可能。魅生,此花泥与托盘从何而来?

魅:回禀少爷,是在天羊道买的。

质:哼,是那奸商月歹筍,这笔账,吾势必讨回!

黑:我同你一起去。

缎:等一下,花泥、托盘……你们在说什么?

黑:我之前去参加了神花郡的插花讲习会,回来让魅生帮忙买来了花泥跟托盘,我记得有跟你说过。

缎:……哦——我想起来了,那你们刚刚在房间里……

黑:这人非要一试,乱插一通,把我那些好生生的花草全糟蹋了。

质:哼,魔之美感,凡夫以管窥豹,岂能识得全貌,吾今天赐你欣羡的机会。

黑:无聊。

质:你!

魅:啊!十九少爷,你手上受伤了?

黑:嗯,刚刚不小心被这只笨魔拿的剪枝剪刀碰到了,划破一点皮而已,不要紧。

质:嗯——

黑:不要瞪眼了,你要是有兴趣,就同我一起去参加神花郡的讲习会。

质:吾不要学那种东西。

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这又是怎样了?】

魅:【大人吃不到鸡腿,终于疯掉了】

质:【十九,交你了】


4、后记

→质辛与黑色十九到天羊道去讨说法,月歹筍不仅退了花泥与托盘的钱款,还送了许多园艺工具,直呼惹不起惹不起。

→黑色十九拉着质辛去参加神花郡的插花讲习会,现场众人除黑色十九以外,无一不被魔皇的浑身杀气吓得瑟瑟发抖。

→缎君衡对自己的龌龊思想深感有愧,闭关数日,抄了许多佛经,出关之后全数送给了天之佛。

→天之佛:???

→魅生心疼灵狩大人,偷偷地给他做了炸鸡腿做夜宵。

→对此,两个不孝子都装作不知道。


↑(假装是)魔皇的学习成果展示(图源摆渡)


※最后,祝各位愚人节快乐(=゚ω゚)ノ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樱无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