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天下,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

【缎氏家常】睡前故事两则

※一个脑坑

※家常无cp

※大话连篇不打草稿,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以下内容不严谨,不科学


【其一】

    质辛使用转移大法,带着幼子他化阐提,来到中阴界绝境长城逍遥居,一是探望久未相见的中阴界家人,二是让两爷孙一聚天伦之乐,三是避免自己接下来在苦境的行动波及尚且懵懂的幼子。

    明天便是约定接回小孙子的日子,缎君衡万般不舍。小孙子聪明伶俐,长大后必有一番作为,此一个月来,缎君衡每晚都给小孙子念睡前故事,一是哄睡,二是教育,三是贪享这短暂的天伦时光。

    最后一晚,缎君衡决定给小他化念一个让他毕生难忘的。

    缎君衡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地跟小他化说道:“今天,爷爷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小他化一下子刷亮了眼睛,聚精会神地听着。

    “你的父亲,其实是一条草履虫。”

    “……”小他化双眼碌碌,不解地问:“草履虫,是什么呀?”

    “草履虫就是一种小虫子,住在泥犁森狱的水坑里面,一般人凭肉眼是看不见的,只有像你爷爷我控灵术高强的人才能察觉得到它们的存在。”

    “……”小他化撅圆了小嘴摆出一个哦字。

    “许多年前,爷爷在泥犁森狱猎杀凶鬼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你的父亲,见他天赋异禀,于是捡了回来,抚养他长大,还教他控灵术,让他化成人形。小他化,你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

    小他化想了想,摇了摇头。

    “你的父亲,用控灵术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分裂出来,再炼化,便成了你。”

    小他化睁大了眼睛,眼中闪着仰慕的光。

    “那分裂的过程可是很疼很疼的,那是比死还要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

    小他化太小了,还不能理解什么是比死还痛的痛,应该是比走路绊倒撞到鼻子还要疼就对了。后面爷爷说了些什么,他已经听不太清楚了,满脑子都是想象出来的魔父痛苦的表情……

    第二天一早,魅生去唤小他化起床,却见小他化已经起来了,颓颓的样子似乎是没有睡好。

    “小少爷,让魅生来帮你梳洗。”魅生不知小他化怎么了,只能一边帮他整理,一边打听。

    “魅生,你知道什么是草履虫吗?”

    “……魅生不知。”想想天下间的虫子大概都是一个样子的吧,便从书桌的抽屉中拿出了纸笔墨,画了一个椭圆,点了两个眼睛,想这灵魂作画,必定能逗小少爷一笑。

    小他化拿着魅生的画,默不作声。

    “……魅生不才,画得不好,请小少爷莫要见怪,时候不早了,请小少爷随魅生去用早膳吧。”

    “……嗯,吾随后便到。”

    等魅生转了出去,小他化眼里的泪水终于兜不住了,一颗颗豆大的水珠顺着小小的脸蛋倾泻了下来。

    原来魔父是一个小虫子,看起来这么的脆弱,让人一踩就扁了的,不仅要带领魔族征战,受许多伤,还要割裂身体,分出一个自己……小他化越想越心疼,眼泪不住地流……

    “他化,吾来接你了。”

    此时,一个熟悉而慈祥的声音夺门而来。小他化一见那亲切的身影,便冲了上去,紧紧地抱着,嚎啕大哭。

    “……他化,怎么了?不舒服?还是被欺负了?”质辛一脸疑惑外加担心,心想这小儿尽管绊倒了也是自己爬起来,痛得快掉的眼泪也能兜回去的,现下怎么哭成了这个样子?他轻轻抚摸着小他化的头,瞥见他手里握着的一张奇怪的符——一个椭圆,两个点,什么东西?

    “呜呜呜呜……魔父……你……分裂的时候……一定很疼……很疼呜呜呜呜对,对不起呜呜呜呜他化让……让魔父受苦了呜呜呜呜……他化……他化不是一个好孩子呜呜呜呜……”

    分裂?受苦?什么乱七八糟?质辛蹲下身来,让小他化平视自己的眼睛,双手捧着小他化的脸蛋,帮他抹去一脸的水,然后把幼子楼到自己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温柔地说道:“好他化,乖他化,不哭,不哭了,告诉魔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他化呜咽着,说得很慢,一五一十地说了。质辛耐心地听着,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他缓缓放开怀里的幼子,交待一旁闻声而来的魅生:“照顾好小少爷。”转身便冲了出去。

    “缎君衡!!!”

    然而始作俑者早就化成一溜烟隐遁而去了。


【其二】

    十数年后,质辛又要了一个孩子。缎君衡数次书信催促,要与小小孙子相见。质辛不允,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待到小断灭读书识字的年纪,终于熬不住父亲的死缠烂打,想想小断灭这年纪应该也不怕父亲开那拙劣的玩笑,况且他化也一起,便应允了。

    又是在逍遥居的最后一晚,缎君衡故技重施。

    “你们的父亲,其实是一条草履虫。”

    他化当即想说点什么,缎君衡便顽皮地向他使了一个眼色。

    罢了,他知道该怎么向小弟解释的,权当是男子汉大丈夫必经的一个过程吧。

    小断灭全神贯注地听着缎君衡的“睡前故事”,那小眼神跟当年的小他化一模一样。缎君衡乐了,最后补充了一下:“你们知道自己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小断灭摇摇头。他化也摇摇头。缎君衡对他们的反应很满意,解说道:“他化,乃是自他而化;断灭,乃是断离、灭旧之意。都是在说,你们是来自父亲身上的一部分。好了,故事讲完了,睡吧睡吧。”缎君衡给俩小儿拉好被子,吹了蜡烛便回自己房里去了。

    完了,最后这话该怎么反驳,他化断灭之意好像在什么经书上读过,又好像没有。他化扭过头来想看看小弟的表情。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罢了,等天亮了再说。

    一早,小断灭果然哭了。跟哥哥一样,都是舍不得魔父受苦的善良孩子。小断灭拉着哥哥一直问魔父是不是很疼之类的,他化抱着小弟不停解释那是爷爷开的玩笑骗小孩的。

    “可是,兄长……魔父跟爷爷不是一个姓呀呜呜……因为魔父是个虫子,所以不能是一个姓对吧……呜呜……我们不也……跟魔父不是一个姓吗……呜呜我们都是虫子呜哇啊啊啊啊……”哭得更厉害了……

    他化被小弟这样一问懵了。他化从没问过魔父关于自己名字的由来。爷爷这下可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了。

    “呜呜呜呜断灭是个虫子……虫子太弱了呜呜……不能保护魔父和兄长了呜呜呜呜……”

    他化一下子明白了为何小弟会哭得这么凶,可这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叹自己无能,怨自己学艺不精……悲伤是会传染的,他化也吧嗒吧嗒地开始掉泪……

    质辛生怕这回又会出现什么乱子,早早便赶到了逍遥居,推门看见一大一小哭成泪人的俩兄弟,终究是没赶上,也不必细问了,转身便是一咆哮:

    “缎君衡!!!!!!”

    然而人呢,早就溜之大吉了。



※大家好,我就是那个草履虫,不要怀疑,我真的是质辛粉啊。

评论 ( 17 )
热度 ( 89 )

© 樱无邪 | Powered by LOFTER